首页 军奴左三知 下章
第三章
  刘时英终于离开了裴陵所在的东路大军。他走的那天,裴陵把酒相送,依依惜别后消沉了数。由于东路军被偷营,所以朝廷让东路军在原地待命,为其它几路军做后援,包括支援粮草,而其它那几路军要做的就是迅速调动,形成合围之势以狙击胡人大军。刘时英此次去的西路军正是主力之一,而且还被派作先锋。

 裴陵听到这个消息非常高兴,他知道以刘时英的本事,这就是给了一个立功升官的机会,于是天天让贴身的随侍裴勇、裴义去打听,结果每次都是说刘时英捷报频传。裴陵替刘时英高兴,但又恨自己不能和刘时英并肩作战。他每天在军中巡逻,都看到兵士们无所事事的模样。那些兵士因为不能打仗,心里就憋了气,没事便互相寻衅,还有扰民滋事的。裴陵逮到,严惩了几个,情况才好转些。

 数月后,大周汉军将胡人大军赶入西部沙漠围杀,此役大捷。胡人不得已,便跟朝廷请降,而此战中有功的将士都一一加官进爵。

 “没想到,那小子竟然因祸而得福,官职比我还高了。”裴陵听裴勇回禀的消息,呵呵一乐。他高兴不仅仅因为刘时英升迁,还因为昨天收到了一封家书,里面的消息让他为之振奋。那信是他爹爹写给他的,上面说上次的偷营事件让皇上想撤掉东路军的主帅,可碍于众臣的求情,就暂时没撤,可此次边关大捷,皇上在上朝的时候就出撤回主帅的意思,换别人接管大军,重新整顿,以留守边关。

 裴陵知道父亲是不说没有把握的事情的,所以看到信便咧嘴乐起来。他想起刘时英走前的论断,发现事情果然按照刘时英猜想的来了。而看情形,虽然自己和手下都会留在边关,但暂时应该没有仗可打。没仗打最好,不用杀人。裴陵笑着对裴勇道:“等下你去跟主帅说我病了。”

 “啊,二少爷,那我给您上军医那里拿药。”裴义在旁听了,傻傻接了话茬,招来裴勇当头一掌。

 “笨。”裴勇骂了裴义一句,转头跟裴陵请示道:“二少爷,您今年已经有了很多次”微恙“了,大帅会不会对你有成见?”

 “他都要走了,留好印象还来不及,还什么成见?”裴陵又吩咐裴义把自己那些蒙尘的棋盘、书卷,染灰的笔墨纸砚都拿出来,打算开始闲适的生活。

 裴勇、裴义是裴家的家奴,打小就跟在裴陵身边伺候,后来随裴陵来边关也是裴陵好心替他们谋个出身。他们听裴陵这话,便知道劝不了自己的少爷,只好回禀的回禀,找东西的找东西。两人心里担心着裴陵,还得按照裴陵的吩咐替他管束他手下的兵士。

 裴陵则不管那么多了,他称病留在自己的营帐,白天拉裴勇、裴义下棋,晚上就读书写字,每天落时候还摊开笔墨照着天边景画上几笔,简直比在京城的时候还悠闲。裴勇、裴义本来担心着,可后来看边关真的一点事情也没有了,就也放松下来陪着自家少爷玩。主帅那边也同裴陵所说,不但没有任何不,反而还派人送了些瓜果礼品,让裴陵好好休息。而不过月余,朝廷的旨意便下来了,说让主帅回京述职,边关东路军的元帅另派人选,在新任主帅到来前,位置暂且由裴陵代替。

 裴陵听了这消息,估计是自己的爹爹在朝廷上使了什么力气,也不好说什么,只能假假笑着,跟来贺喜的将官说了些客套话,并按照那些人的提议,张罗着给离别的主帅送行,算是最后来个面子活,顺便也让无聊多的兵士们有个玩闹的机会。

 宴会就在主帅临行前的几举行。几位将军和主帅是在帅帐里小宴,而其它官兵是在外面各自的帐篷前大宴。而无论小宴大宴,菜都是一样的好,酒也管够喝。裴陵下令,除了当值的兵士只能吃菜不能喝酒,其他人等可以不醉不归。于是整个营盘都能听到觥筹错的声音跟划拳的语。

 几个将军察言观,也知道裴陵有被朝廷重用的可能,便在给主帅敬酒后又灌裴陵的酒。裴陵为人豪迈,虽然酒量稍浅却也不多加推辞,来者不拒地喝了数十杯,终于变得怀醉意了。

 “不行了,我已经喝太多了。”裴陵摇摇晃晃站起来,他知道自己有些醉了,怕自己酒后狂言说出什么不合时宜的话,加上此次喝酒是给主帅送行,他也怕别人给自己敬酒的举动太过喧宾夺主,便推说不能喝了。

 几个将军不信,主帅也不信,带头又敬了裴陵几杯。裴陵拿着酒杯跟那些人的撞在一起,发现自己的手有些抖,就知道真的是醉了,便以解手为借口离开了帅帐。

 外面,兵士们也在庆这难得的大宴,他们看到裴陵就一拥而上,争相敬酒。裴陵不好推辞,便只好又喝了,结果从兵士中身时,舌头都木木的。

 “今朝有酒今朝醉,哪管明天是何夕。”裴陵在将士们的远处跌跌撞撞走着,他望着那些人纵情欢乐,便怀念起自己在京城跟三五好友聚会谈天的时光:那时众人围坐一桌,随手指物为题作诗,从普通的五言、七言到首尾相连的回文都有,每人手持杯酒,准备接前一人的诗句,接不上来的就自罚三杯…年华逝水,已经不能回到过去了。当年的同伴科考的科考,教书的教书,只有自己按照父亲的意愿入了行伍打杀。裴陵摸摸因为酒醉而发软的腿,叹了口气,索坐在了地上。他双手撑在膝头,眼底有些落寂,想唱一句当年自己在暖风阁常听的曲子,可唱词在边转了几转却又咽了回去。

 附近有人在鼓嘈!裴陵把唱词憋回了肚子,往那笑闹声传来的方向看去。

 西北侧,营盘更偏僻处,有一群下级兵士围拢成一个小圈。他们和饮宴的大部分人都离很远,所以别人没有注意到他们。裴陵听到那小圈里面传出几声恳求的话,便勉强站了起来,往那边走去,想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,希望不会是借着酒醉而扰民。

 那些兵士喝得烂醉如泥,也没有注意到裴陵过来,他们围在一起站着,看着圈子里三个兵士拨一个军奴的衣服,而那军奴则不停地反抗。

 “妈的,住他。”一个兵士大骂,他本来是划拳胜利可以先玩那个军奴,结果那军奴推拒。他十分生气,想自己上前制住那军奴,却反被那军奴推了一个趔趌。盛怒下,他叫了旁边看热闹的同伴帮自己住那军奴,自己则上前用刀子割开了那军奴身上的衣服。

 那军奴不是别人,正是左三知。

 左三知知道今天有大宴,便在干过活后早早躲开了。他在军中多年,自然知道喝醉酒的兵士们跟野兽没有什么区别。别说了是大宴了,就连平喝了酒,那些兵士都会去军奴的帐篷找乐子,碰上大宴,那些下级兵士更是疯狂,到帐篷里面就抓人,无论男女,也不管长相,随意按倒在地就肆意发起来。他本想这营盘的僻静处能好些,可没料到遇上了这群下级兵士。那些兵士见到左三知就围了过来,划拳看谁先来,也不管左三知身上有多脏,上前就扯衣服。

 “妈的,你还动。”骑在左三知间的那个兵士狠狠了左三知一个嘴巴,他伙同旁边几个人剥光了左三知的衣服,却依然遭遇左三知的反抗。

 “滚开。”左三知上使力,顶开了那个兵士,奋力起身,也不管自己赤身体,径自往兵士少的地方冲了过去,希望可以逃走。

 “回来吧。”另一个兵士用刀尖挑住了左三知脚镣,轻轻一转,就把左三知带了个跟头,惹得围观兵士哄堂大笑。有一个年纪大点的还把手上的酒倒在了左三知的头上,笑着道:“你身上脏,咱们给你洗洗吧。”旁边的看那老兵这样,也跟着往左三知身上倒酒,那要拿左三知的兵士则笑嘻嘻地用膝盖在了左三知的背上,用手把酒涂左三知的身体,边涂边称赞左三知摸上筋骨强健,体格不错。

 “他脸也洗洗,怎么那么脏?”一个兵士看左三知的脸还是黑污污的,便凑过去拽住左三知的头发强迫左三知抬头,用酒洗去了左三知脸上的污渍。

 “妈的,是北方人哩,怪不得这么高。”那兵士看看被酒洗干净的左三知,发现左三知长了一副北方人模样:眼窝有点凹,嘴略厚,形状却不错,鼻梁也直,眉分利落两道,看上去颇有英勇之气。

 “管他长什么样。能用就好。”住左三知的兵士笑着,手探向了左三知的部。他旁边的那些兵士见“好戏”要开始了,便大声鼓嘈起来,让这个兵士快点,后面还这么多人等着呢。

 左三知听了那话不由暗暗叫苦。他明白自己迟早躲不开这一关,可第一次就这么多人,还都是酒醉的鲁兵士,自己肯定会被玩死。

 死在这里,或者从这里冲出去。无论是怎么冲出去的,只要冲出去,或许还有活命的机会。左三知边想边抗拒身后兵士的手探向自己的密处,他推挡中想到了脚镣的问题:带着脚镣,根本跑不起来。

 “军爷,求你解开脚镣吧。”左三知假意放弃了抵抗,挣扎转身对兵士恳求道:“军爷,带着它,我分不开腿,无法伺候你们啊。”

 “…也对。你小子识相。”那兵士口的酒气点头,跟旁边的人要了一柄刀,冲左三知的脚镣上看了数下,终于把脚镣砍断了。

 “快点,快点,还磨蹭什么?”旁边的兵士见这人磨蹭,便按捺不住了,有不管不顾的,便解开了带凑过来,想让左三知用手先摸摸那要命的地方。

 好机会,左三知心中暗道你来得正好。他伸手拽住那兵士的命子,借了一把力,从地上猛然站起,趁着那兵士惨叫而其他人愕然,抢过一柄刀,左右砍着向兵士中人最少的那边冲去。

 那群兵士平军奴惯了,根本没遇到过这样顽死的抵抗,加上又都喝多了酒,一时间脑筋转不过来,纷纷躲避着,嘴里还大叫反了反了。

 左三知也管不了那么多,他现在的念头就是先从这些人中间跑出去,再到马厩抢一匹快马,趁着大军宴乐的时候逃出去。被杀也好,被砍头也罢,总比被这些兵士轮暴至死来的好。

 “滚开。”左三知抬脚踢倒了一个兵士,又胡乱挥着刀,硬是从兵士的包围中冲出一条路来。那些兵士看左三知疯了一样冲过来,便都纷纷躲避,希望那不长眼的刀别砍到自己身上。

 左三知连滚带爬,好不容易看到了一些希望,可他踢开面前的最后一个兵士,却发现有个人又挡在了自己前面。那人面对他手里的刀并不慌乱,而是轻轻侧身出手,以手掌作刀,让过他的刀锋后,在他的手肘处狠狠切了一下。

 只那么一下,却让左三知感到了彻骨的疼痛。他只觉手臂一阵发麻,筋也似拧了一般,再也握不住那刀,只能眼看大刀落地,被那人一脚踢到远处。

 那人这么一拦,兵士们也纷纷清醒过来,一哄而上死死抓住了左三知,强迫他跪在了地上,一顿踢打。

 “好了。”裴陵阻止了那些兵士殴打左三知。他发现刚才那些酒的后劲很大,自己身体还是不听使唤,话音也比平时糙了些。看着那些刚才还鼓嘈可现在连大气都不敢出一个的兵士们,他冷冷一笑道:“此事就算了罢,你们是谁的手下我也不追究。好歹也受过训练,怎么连一个军奴都打不过?”

 那群兵士都不敢放一个,捡起各自的刀、酒杯,整理好各自的衣服就都一溜烟走了。只留被打得趴在地上的左三知和居高临下看着左三知的裴陵。

 刚才看兵士玩左三知,裴陵本想阻拦,他虽然默许手下找军奴发,可也明白这么多人玩一个会把人玩死。但后来看左三知竟然有那般举动,他倒不想出手了,希望瞧瞧这个拼命自保的军奴会怎么做,而左三知的勇猛举动倒真的让他很满意。他看左三知突围的方向是人最少的,便暗赞左三知的聪明,他看左三知逃的方向是马厩,便猜左三知要夺马而逃,于是更感叹这样的人沦为军奴可惜了。

 左三知趴在地上,看其他人都走了,只有刚才制服自己的人没走,便从地上慢慢爬起来,擦擦嘴角的血迹,跪在裴陵面前。

 “你站起来我看看。”裴陵吩咐道。

 左三知依言站起,不由自主看了裴陵一眼。夜很沉,营房的篝火光亮又远,他方才只顾逃跑,根本没注意制服自己的人是谁,此时看了,才知道竟然是裴陵——自己的救命恩人。
上章 军奴左三知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