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军奴左三知 下章
第十四章
 夜还是一样的黑,围坐在篝火旁的兵士们的言鄙语也没有什么变化,唯一不同的,可能就是自己的心境吧。裴陵牵过枣红马,晃晃悠悠爬了上去,脚跟一磕,马儿便穿过堆堆火焰和兵士,小步跑出了营盘。

 此时该是月上中天,可或许是近的风沙作祟,一朵朵的乌云在空中漂浮,挡住了所有的光亮,让裴陵看不清前面的路,但他回头望去,却见身后远处的大军营盘火光闪烁,映得周围的草木也清晰无比。

 相比之下,自己的身影真是孤单呢。裴陵笑笑,拽住缰绳,继续策马向黑暗中走去。

 来到边关近十年了,从一个普通的兵士升到了将军,其间虽然也有父亲的护佑,可那些战功哪个不是自己亲手立下的?在边关,家世或许能让同僚们有所顾忌,但手下那些野的兵士看得只是身为男人的真才实学。

 要服众,就要真的超越他们所有人。裴陵低着头,抚摸枣红马的脊背。他和马已经走到了荒草茂盛之处。这里,草长得比膝盖还高,裴陵骑马踏进去,连踩在马镫上的脚都被没了,和那些荒草摩擦着,发出清晰的声音。他勒住缰绳,跳下了马,把披风随手丢在地上,躺了上去。

 鼻子里面都是草叶的腥气,还有泥土的味道。风吹过,有些凉意,却还是带不走心中那说不清道不明的烦躁。裴陵闭上眼睛,拽了草到嘴里嚼着,尝到苦涩后又吐了出去,重新揪了放在口中叼着:左三知此时在哪里呢?是不是在给李振中敬酒?他成为了李振中的部下,飞黄腾达指可待,总比跟着自己好吧,自己都从这圣旨中感觉到自己的前途渺茫,左三知那么聪明的人又怎么会感觉不到?可到底为什么呢?前些日子的家书中没有任何不好的消息啊…裴陵叹了口气,睁开眼睛,看看自己的手,想起就是这只手,刚才打了左三知一巴掌。

 那巴掌虽响,可打的力道很轻。裴陵想着左三知挨了巴掌后的不动声,不知道左三知是否明白自己此举背后的深意。这相当于割袍断义的一巴掌虽然让自己在众人心目中变得更加恶劣,却也会让左三知摆曾是自己手下的阴影,免得后别人因此跟他产生芥蒂。

 李振中是主帅,他要调自己的手下到他那里,自己焉能不放?拒绝,不过是因为想多留左三知在身边几,顺便,钓一下李振中的胃口。如今看来,自己还蛮成功的…裴陵笑笑,觉得打了左三知的那只手隐隐作痛,他摸摸自己的额头,上面也冒出薄汗——酒劲上来了。

 在这里躺下去,可能会着凉生病吧,但自己还是不想回营盘啊。那些喧哗笑闹,那些所谓的军功战绩其实又能算是什么呢?无非是虚伪和虚名而已。人生在世,好比一张枯叶,纵使飞过万水千山,最终还不是泯灭入了尘埃?钱财好比粪土,富贵犹如浮云,究竟有什么才是自己能抓住的呢?裴陵站起来,踉踉跄跄走了几步,伸手在空中抓了一下,嘲笑着自己心中那些没头没脑的寂寞。

 “将军,将军!”

 裴陵黯然之际,听到远处传来马蹄声,而略带焦急的呼唤也随之而来,撞入他的膛。他努力让自己站稳,定睛一看,见策马而来的竟然是左三知。

 “将军,您喝多了,小人送您回营帐休息吧。”左三知上前要搀扶裴陵。他刚才出了帐篷,见裴陵和枣红马都不见了,猜是裴陵又跑到营盘外面,追问了几个兵士,打听了裴陵走的方向,便找了马沿路跟来。夜笼罩中,路也难走,他找了半天,才注意到枣红马,也看到在了枣红马旁摇摇晃晃,不知道在干什么的裴陵。

 “放开。”裴陵甩手,推开了要扶着自己的左三知,他盯着左三知依然没有任何表情的脸,慢慢吐出一个字:“。”?左三知看着眼底闪动隐隐火的裴陵,没说什么。他抬起手,放在衣扣上停顿了下,还是开始解了。

 裴陵看着左三知衣服,便后退几步,坐在了自己的披风上。他伸手又开始拽草,一攒在手里紧紧卷着。

 “将军。”左三知光了衣服,赤地站在裴陵面前。这些日子的调养,已经让他的体格恢复到从前模样,只是身上的伤痕更多,也更有男子气概。

 将军,是啊,你一直这么恭敬地称呼我。甚至在我对你做那种事情时都很少皱眉。可是你不喜欢对吧?因为那样有损你的尊严。裴陵笑笑,冲左三知勾勾手指,示意左三知过来。

 “唔…”左三知闷哼了声。他挨近裴陵,却冷不防吃了裴陵一记“鞭子”——那是裴陵刚刚用草拧的,草叶的边还锋利着,它们划过左三知的皮,在上面留下浅浅的红痕和细微的血口。

 “疼吗?”裴陵单手解开自己的带,掏出已经发硬的物,示意左三知跪下

 “不疼。”左三知摇头,俯身跪在裴陵的两腿中间,用温热的嘴含住那青筋弹动的硬物,用舌头把它卷住,缓缓移动。

 “是吗?”裴陵冷笑一声,往左三知光的后背又了一下,那痛楚让左三知不自觉地合上了嘴,也把裴陵的硬杵紧紧裹住。

 “好好含着。”裴陵放下那草鞭,拉住左三知的头发,自己半跪着,晃动起部。左三知因为裴陵的姿势,只能用半趴半跪的屈辱姿势配合裴陵,还得适时用舌尖着那硬顶端出的透明体

 “混帐东西。”裴陵在濒临崩溃前猛地从左三知口中出了分身,将那热烫的家伙放在左三知的脸上,看着那白浊之物肆意溅。看着左三知依旧没有变化的神情,他恨恨拽住左三知的头发道:“恭喜你要飞黄腾达了。”

 “全仗将军美言。”左三知看到裴陵这副举动竟然笑了一下,虽然不明显,但却依然被裴陵捕捉到了。而且,裴陵还发现,左三知的这个笑似乎是嘲讽。

 “混帐,你不过是靠着我往上爬的东西。”裴陵被左三知这笑怒了,他翻身将左三知按倒,分开左三知的双腿,将腿向手臂两边,把自己重又硬起的家伙狠狠进了左三知的体内,起左三知再次闷哼。

 “是啊,小人没齿难忘。”左三知在裴陵肆无忌惮地冲撞中回答着,他尽力放松自己,希望减轻部快被折断般的痛苦。

 没齿难忘?我相信你就见鬼了!裴陵听了左三知那话不由更怒,他拉开左三知的腿,自己快速在那密处中驰骋着,狠狠地入、出。见左三知不为所动,便抓起身旁的草鞭,往左三知的打起来。

 “为什么不出声?”裴陵回想和左三知有云雨情事以来,左三知很少发出呻之声。纵使因为自己的摆出,却也只是在那一瞬紧闭双眼,随即便神情自若地张开腿任由自己发

 “将军想听什么?”左三知双手紧紧攥住地上的草,感觉体内的钝痛和上身的火辣感纠在一起。

 “你闭嘴。”裴陵听到这反问,手里力度更大,狠狠一鞭子,在左三知身上出一道长长的血痕,一端的起始处还恰好在左三知前的红点上。那粒红点被这疼得硬起,随之也带出了左三知体内的紧缩。

 “你这个混蛋。”裴陵在左三知收缩后时加快了自己的送,猛撞在左三知体内深处后,颓然倒在左三知身上。

 “…将军?”左三知看裴陵趴在自己身上一动不动,便扶住裴陵的肩膀轻轻摇晃,在裴陵耳边低低叫着他。

 “我没死。”裴陵被自己刚才的狂狼吓到。他没想过自己竟然会在这种事情上有如此畅快淋漓的感觉。他丢下手里的鞭子,侧过脸,对着左三知的眼睛,安静地凝视。

 “将军…”左三知很少被裴陵如此亲密地盯着,很不适应地要转头。可刚转了一半,裴陵的手就按住了他的脑袋,脸凑了过来,把两人的嘴紧紧贴在了一处。

 “混帐东西。”裴陵亲着左三知,把舌尖伸进左三知的嘴中,手也摸索着左三知的下,绕过左三知那渐渐硬起的东西,摸到自己尚未出的家伙的部,把那东西又往里

 “将军!”左三知推拒着,想要把裴陵的头推开,可裴陵下身的动作却让他再次动弹不得,只能在裴陵的亲吻和具的进出中合着。

 “混帐东西。”裴陵的在左三知的颈项间连,他用牙齿咬着左三知的耳朵,愤恨地骂着,也前后摇晃起来,逐渐加大送的力度。

 裴陵这罕有的亲密举动让左三知十分抗拒。但左三知的身体还是抵不过那一波波如拍岸的寝室。尤其是裴陵再次出后,还将舌覆上了他间硬起的东西,前所未有地含起来挑逗他。

 “裴…将军…”左三知的脑中闪过霎时的空白,他气,瞧着裴陵脸上那些白浊的体,伸出手去,慢慢把它们擦干净。

 “混帐东西…”裴陵低着头,用手指触碰草鞭留在左三知前的伤痕,眼底闪过一丝悲哀和无力。他控制有些发软的腿,踉跄着,想要从左三知间站起。

 “喜欢我的味道吗?”左三知看着裴陵消沉的脸,竟然伸手拽住了裴陵的胳膊,把裴陵拉回来,把住裴陵的头,在那上强夺了一吻。

 “无礼!”裴陵黯淡的眼神因为这一吻而变得危险,他推开左三知,跑到枣红马的旁边,拿了马鞭回来狠狠了左三知几鞭子。

 “这里还有。”左三知没有躲避,他很淡然地指指自己的右侧的脸颊。

 “…王八蛋!”裴陵抬手摸摸,看是白色的体,头脑便清醒过来,记起刚才自己对左三知做了什么。他怒红了脸,把马鞭丢在左三知身上,自己拉过枣红马跳了上去,用脚磕了磕马腹,让马跑起来。可跑了几步又转过来,在左三知骑来的马上用力踢了一脚,让左三知的马受惊而跑,自己才又策马离开。

 望着裴陵渐渐消失在黑夜中的身影,左三知慢慢坐起来穿好了衣服。他伏地听了下,知道裴陵跑的方向是军营,才又站起身。

 上身都是细小的血口,下身也疼。左三知苦笑着,捡起那马鞭揣在间。他知道,自己只能走路回去了。

 “娇纵的二少爷…”沿着裴陵跑回的方向走着,左三知口中喃喃念了一句。他眼里有丝讥讽,可嘴角却微微扬起。他瞧了瞧头上渐渐散去的乌云,知道月亮不久便要出来了…

 经过大战、钦差封赏、大帅要人这一连串的事情,左三知就调到了李振中手下。裴勇、裴义两人跑去祝贺。左三知跟两人闲扯几句后说等后领了军饷请二人喝酒。

 “左三知,我听说朝廷这次下定决心跟胡人彻底打一仗,绝不能让他们反扑之事再度发生了。”裴义觉得这么一来,边关的战事肯定不少,而左三知也就有了立功受赏的机会。

 “是么,无论如何,我跟着大帅就是。”左三知想起这几李振中一直追问自己在边关多年的事情。李振中尤其关心胡人部落的种种,言语间也出要打仗的意思,颇有不打胜利誓不还朝的意味。

 “是啊,左三知,你小子好运来了,说不定,后我们见了你都要请安呢。”裴勇揪过裴义,拽住裴义的耳朵问道:“你小子何处听到的消息,怎么光跟左三知说,不和我说。”

 “是你不要听嘛。”裴义皱眉“钦差来的时候带了下人,你也知道京城很多高官府里的下人我都熟悉,顺口问一问就知道了。”

 “包打听啊。真是的。”裴勇对裴义喜欢碎嘴这点很不赞同,他撇着嘴跟左三知说:“总之军中复杂事情多,可能还要些应酬。你若是缺什么就找我们哥两个要。嘿嘿,等你发达了,再还我们就成。”

 “那是自然。”左三知心中倒很感激裴勇、裴义两人,他知道若不是这两人古道热肠帮助自己,自己也不会很快得到现在的一切。

 “那就这样吧。我们先回去看看二少爷了,京城又来了家书,二少爷看了,脸色不太好。”裴勇点头,拉着裴义要走。

 “好,裴…将军他有什么打算么?”左三知犹豫了一下,还是开口问了句。

 打算?谁知道?听说要出征,所有的将军都忙着在李振中那里打点,希望可以当先锋,好立功升官,偏偏自己家二少爷又恢复成悠闲模样,不跑大帅那里不说,反而自己待在营帐里画起画来…裴勇回头看了眼左三知,苦笑着摇头,算是回答。

 这么说是不打算出征了?左三知见裴勇垂头丧气,再想到裴陵的个性,便猜到裴陵会有什么举动。

 “不适合边关,就不要留在这里了。”左三知朝裴陵的营帐方向眺望片刻,便毅然转头,去见李振中。

 李振中正在营帐中看地图,见左三知来了,非常高兴,拉着左三知过来跟自己一起看。

 “三知啊,我打算出兵。前些日子,钦差来了,私下跟我说,皇上似乎也有此意。还说希望这次要彻底把他们打垮,不能再有还手之力了。”李振中指指图上标红的地方,那里都是探子回报的胡人兵力聚集处“你觉得这些人分散开是因为什么呢?”

 “大帅,小人猜可能说因为他们的军队是部落联盟之故。因为是联盟,所以每次大败之后,部落里面都会有分歧,就战与不战进行争执。”左三知想到小时候,似乎很多场仗都是这样的,那时候胡人的部落更多,反而是大周军和他们打仗后,他们被迫联盟,反而导致几个部落合并,形成了对大周朝不利的局面。

 “嗯,我也是这么想的,所以打算在开战前先派出一部分人,悄悄跟那些敌意小的部落联络,希望瓦解他们的联合。当然,如果能让他们臣服我皇更好。”李振中点点头,继续道:“我想派你去挑选一些人,从边关跟胡人通商的商人里面,找一些机灵的,蛮语好的。你明天就去附近的城镇打听一下吧。”

 “三知明白。三知会谨慎处理。”左三知抱拳,还瞅了眼地图。他这些日子也正好找了个人学写蛮语。从小到大,他已经能说数种蛮语,只是不会写,心中未免遗憾,希望可以在开战前多学一些。

 “唉,把这事情处理完,你就跟在我身边吧。我教教你排兵布阵。我想你在裴陵那里当下人,也没学到多少东西。后在疆场上,勇和谋配合得当才能立于不败之地。我对你很期待啊。”李振中拍拍左三知的肩膀,示意他坐下说话,言语间也带着求贤若渴的意思。

 “大帅如此栽培,三知无以为报,只求能跟随大帅左右,冲锋陷阵。”左三知一听这话,慌忙跪下磕头。

 “罢了。你救了老夫的命,老夫很感激,不想你埋没而已。”李振中拉起左三知“慢慢做起,一点点来,只要老夫在这个位子上一,你就可以凭战功升官。”

 “报效国家,理应无所畏惧。”左三知低着头,听到李振中那话眉毛不由一挑,话音却还未变。

 “嗯,好。”李振中叹了口气“这几那些将军们都往我这里跑,都是想在开仗后当先锋。也有想管粮草的,估计是想趁机中私囊。不过,我倒是没看到裴陵。不仅如此,他还写了信给我,说如果开仗,那么望北城的位置就很重要。以那里为大本营比较好,既能固守,又能保证粮草道路…好想法啊,我听到这想法,倒生出派他做先锋的念头。可他却说想去守营盘,还附上了军医的诊断药方,跟我告病。三知啊,你跟在裴陵身边也有很长的日子了,你怎么看这件事情?”

 “大帅英明,自有决断,三知怎敢妄言?”左三知皱眉,心说裴陵这个事情办得有些太过了。

 “我看他是没有上战场的心思了。听说最近他家里不太平,估计打仗时也不能全神贯注,留在这边也好。唉,你去办事吧。”李振中接到圣旨后也很疑惑,便托了人去打听,结果听说皇上对裴陵的父亲很不满意,连带的,对裴陵的印象也不好起来,加上手下几个将军落井下石,偷偷上书给兵部识的大臣,那些大臣受了将军们的好处,便也讲起裴陵的坏话来。

 “大帅说得是。三知告退。”左三知点头躬身施礼。他也觉得望北城在未来对阵中的位置很重要,但重要归重要,留守在这里的人却是最安全不过的了…如此说来,目前时节,很适合裴陵安身立命。

 当前之势,李振中是打算和胡人血战,甚至有赶他们到更北方的念头。不过就水草牧场那些生存条件而言,那些胡人不会轻易放弃的。就算自己找了人去瓦解掉胡人的联盟,那几个大部落的首领也不会善罢甘休。如此一来,自己算是赶上了边关大战的好时候了…左三知从李振中营帐告退出来,心里渐渐有些不平静了。他站下脚步,瞧瞧自己的双手,觉得自己好像听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金戈声。那些声音轰鸣着,还夹杂着胡汉两方兵士的怒吼。刀和相碰撞,马在嘶叫,喊杀声像是奔腾的河水,咆哮向前,此起彼伏。

 让敌人的血成河,让敌人的头颅堆成山,让敌人听到自己的名字就会闭口不言。左三知按捺住想要冲出嗓子的低吼。他捂住嘴,快步走到了营盘边没人的地方,蹲下身,用拳头狠狠地捶了下地面。

 英雄不论出身,可只有时势才能造就英雄好汉。自己莫非真的受了天神的眷顾不成?一步一步,从一个军奴变成了边关主帅信任的人。而接踵而至的,还有无数御敌对阵的机会。会成功吗?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吗?左三知把手按在口,觉得心跳动得异常猛烈,而全身的血也要沸腾一般,仿佛那里淌的不是血,而是火,熊熊燃烧的火…

 一切都是真实的,却又让自己不敢相信,不敢相信这就是自己所遭遇的一切。自己真得可以这样走下去吗?自己在遭遇那些事情的时候不也曾灰心丧气过吗…可那又如何呢?既便遭遇更多的挫折和痛苦又如何?靠着营盘边上的木栅栏,左三知慢慢坐在地上。他压抑着情绪,转过头,望向远处的营帐,默默在心里说:我是左三知啊。
上章 军奴左三知 下章
>